西贝之忧,是否只是个例,还是餐饮业当前普遍面临这样的经营压力?其他行业是否也存在这样的担忧?  本篇文章从四大行业(餐饮业、住宿业、旅行社、工业)的短期刚性现金支出(主要是员工薪酬与房租成本),观察疫情的影响程度,可以看到三个月的现金支出(假设收入为零的极端情况,下同)基本可以消耗餐饮业三个季度的净利润、住宿业一年的净利润、旅行社一年的净利润、工业一个季度的净利润——也就是说,考虑其他成本,住宿业和旅行社今年全年大概率是行业亏损的,餐饮全年基本不亏已是万幸,工业虽无亏损大忧,但内源利润的减少也会或多或少影响其投资增量

  创业板50指数在创业板市值前100的公司中,选择前50只流动性好的,并剔除掉与创业板本质不太相符的公司,譬如农林牧渔中的温氏股份

”  “五年期LPR下行幅度较小,更重要是要取得地产调控与中长期降成本的平衡

可见,虽然基金收入有所减少,但是影响是总体可控的

他写道,“QSR在2019年交付,从顶到底的增长与他们的历史算法一致,这等同于他们的‘长期’指导……BK公司可能在2020年开始有所改善,而PLK公司仍然规模庞大……”QSR投资组合是该领域增长最强劲的投资组合之一

一是如果企业和居民的生产经营活动不能在3月得到恢复,则有必要进一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以促进经济增长;二是相比降准,降息或更加迫切,未来还有必要在继续调低MLF(中期借贷便利)、LPR(贷款市场报价利率)等利率的同时,考虑降低存款基准利率以支持企业降低成本;三是更加注重发挥定向工具作用,通过PSL(抵押补充贷款)等方式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、民营企业中长期融资,助力其复工复产;四是健全风险补偿机制,提高金融机构发放中、微企业信贷积极性

最后,企业层面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,这应有利于所有品牌

具体来说,职工医保统筹基金累计结存可支付月数在6个月以上的,可以采取减半征收单位缴费